搜索
难度评价
(简单)
攀登日期

2019-10-29 至 2019-10-30 共 24小时

费用协作

楼2680锛堝嚡閫旈珮灞辩鍒╂椿鍔級

我的建议

等好天气,使用登山杖,途中补充给养

攀登综述

2点半出发,8点不到登顶
等好天气,几乎没风,也不冷,大大降低了登山和下撤难度
途中补充给养,适度休息,总体很轻松

图片
2019-11-6 22:13 哈巴雪山
更多哈巴雪山的点评 全部点评(共110条)>
吉贝勒 2019-04-23
(难)

一早,收拾了所有的东西前往丽江汽车站,哈巴雪山坐落于哈巴村内,而要到哈巴村首先要到虎跳峡。我提前跟接我的师傅取得了联系,他说叫我在虎跳峡好好玩,玩够了下午来接我。 离古城不远的汽车站便有直达虎跳峡的中巴车,二十几块钱两个小时便可以到虎跳峡。 虎跳峡是金沙江峡谷中的一段,是两座山系的分界线,虎跳峡的右边是玉龙雪山,左边则是哈巴雪山。青色的金沙江从峡谷奔流直下,惊涛拍岸好似卷起了千堆雪。 从停车场顺着栈道一直向下走便可以来到虎跳峡的观景台。居高临下眺望脚下的 ,宽不过十几米,江中有一块巨石如中流砥柱般横亘于中间试图想把整条大江横腰拦截。瞬时只见江水流过有力的撞击着这来势凶猛的岩石,浪花从岩面飞过,那速度真叫人虽乘风御奔,不以疾也! 下到江面旁的观景台,只见一只猛虎的塑像仰天长啸,好像声音响彻山谷,老虎盘踞在一块岩石之上,石面上刻着:“香格里拉虎跳峡”,老虎背倚青山,獠牙竖立,甚是威猛。 虎跳峡最窄的地方不过两三米,岩石将凶猛的江面瞬间截住,滔滔的江水遇到阻力后腾起数米高的巨浪,再加上两岸高山林立,隐天蔽日,构成了一种大河上下迅猛滔滔的景象。 旁边的树干上突然跳跃出一只快乐的小松鼠,为大自然增添了一份灵动。 在虎跳峡玩了一上午,中午在江边的小店吃了一盘野蔌炒饭,下午接我去哈巴的车子来了。 这是我第一次去哈巴村,这也是我第一次走这条路,我本以为过了虎跳峡就是哈巴村了,可是没想到还有40公里的路,从虎跳峡通往哈巴村的路很是崎岖,全都是盘山路,所以要走上一个多小时才会到。路虽崎岖,但是沿途景色那是真叫个美,青草、湖泊、雪山、村庄,巧妙的被糅合在了一起,那真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圣境。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哈巴村的客栈,接我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叔叔,他姓包,我亲切的叫他包叔叔。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他的第一眼,我总觉得不知道从哪来了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好像对哈巴村也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总觉得似曾相识,好像从前来过。但我知道,这肯定是我第一次来,也许我在梦里来过。 包叔叔看着我说:“一路坐车饿了吧?先坐下吃饭,今天吃牦牛肉火锅和烤牦牛肉。” 我微笑的点点头坐在了桌子前,眼前的人虽然都不认识,但是都热情地跟我打着招呼,攀谈之后得知他们都是村子里的人,早上刚杀过牦牛,晚上大家一起来庆贺。一股暖流从血管里流过,原来哈巴村的人民是这么的热情。 眼前的大锅里装满了新鲜的牦牛肉,锅下面是一块黑色的大铁板,铁板上烤着牦牛肉、山鸡翅膀,还有一种白色的长长的当地人叫做糍粑的东西。 玩转中国几十年,走过无数个旅行团,从来没见过餐饮这么好的团队,这么好的待遇。当时我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有一种陌生的友谊可以胜过金钱的召唤。这顿大餐放在城市之中,起码一个人得花个二三百块钱或许都吃不到这些山珍野味。 鲜红的牦牛肉被铁板煎成了暗红色,配上当地秘制的蘸料,入口的那一瞬间一种山野的香味沁人心脾。并非我贪吃,可那实在是太好吃了,吃的不单是眼前的美味,留在体内的是一段毕生难忘的情缘。 吃完晚饭之后,包叔叔开车拉我回到他家的客栈,他们家的客栈有着一个诗意的名字,叫做“云上哈巴”! 客栈是一座小木屋,我住在二楼,一进屋子里,就被眼前那种原色的木头吸引了,这家客栈真是太有特色了。屋里的墙上挂着好多雪山的照片,窗前的木柜上还有包叔叔自己做的木雕。窗棂外便是一抹抹的绿色,在冬天,放眼便能看到绿色,对于北方人来说真是一种莫大的惊喜。我把登山的装备整理了一下后,便出门找包叔叔闲聊着。 和包叔叔的聊天中得知,这个季节来爬哈巴雪山的人并不多,恰逢年底,所以明天上山的就我一个人。 聊天的时候,包叔叔还给我沏了一杯当地自家酿的野蜂蜜,甘甜可口,唇留余香。他说哈巴村一共有108户人家,每家每户都是相当的热情好客,整个村子有8个民族,他们家是藏回。我们围着火炉旁聊天谈地,交谈中我们都忘却了自己的年龄,这也许是我第一个忘年之交。 哈巴村天黑得很晚,天黑前我顺着房后的小路向上走了一小段,几百米外是一片原始的森林,林子静悄悄的,不时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叫声,再往右不远有一座清真寺,整个哈巴村背靠着哈巴雪山,真是我见到的最美的村子。什么西递,什么凤凰,都美不过哈巴的人和景。 第二天一早,洗漱之后,我便来找包叔叔吃早餐。整个客栈几栋大房子的墙上都爬满了绿色的藤蔓。 等我进屋后,包婶婶已经把早饭做好了。包婶婶是藏回,人特别的好,对我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早餐是香甜的野蜂蜜,金黄色的煎鸡蛋,牦牛肉干,软软的烤饼,香喷喷的奶茶。我感受的到,在哈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我刻骨铭心。 早饭后,包叔叔得知我是一位作家,于是便找我给他题了几幅字,其中一幅我写的:“云上哈巴,醉美哈巴。迟吉生,2019.01.29”,还有一幅是王维的《山居秋暝》,包叔叔说要把这几幅字统统裱起来,然后放到每一间客房里去,等以后我再来哈巴的时候,在我住的客房里就能看到自己当年来哈巴的时候题的字。 在我题字的时候,我的向导兰春海到了。包叔叔说:“知道你是内行,这次给你找的向导是我们哈巴村最好的老将,他叫兰春海,你就叫他兰叔叔,他歌唱的特别的好。” 我热情的跟兰叔叔打了声招呼,他热情的问我:“一个人来登哈巴雪山?”我微微的点着头,“你是哪里人?”我回答着:“辽宁沈阳。”兰叔叔微微一愣的说:“这么远!勇气可嘉啊!” 包叔叔告诉我山上他家的大本营有睡袋和冰镐,自己的不用带,背着太沉,只带上登山杖头灯就好。于是按照包叔叔的交代我们在客栈门口那块刻着:“云上哈巴”的石碑旁照了一张相片。 包叔叔拉着我的手说:“一路注意安全,祝你们成功登顶。”我突然不假思索的说了一句:“包叔叔,我后悔了,我不想登顶了。” 包叔叔惊讶的看着我说:“怎么了?为什么不想登顶了?每一个人来到哈巴雪山的目的都是为了登顶啊!你怎么不想登顶?” 我说:“如我我这次真的登顶了,也许我这辈子都再也不会来哈巴了,也许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我不想那样。如果我这次失败了,我就有理由下次再来!” 包叔叔可能没想到我会这样,他可能没想到只有半天的相处竟能让哈巴给我留下这么美的印象,甚至对于一个爱山的人可以轻言放弃而不忘这段哈巴情。 包叔叔握着我的手说:“一切看缘分,看你和哈巴雪山的缘分,看你和哈巴村的缘分,你能不能登顶让老天告诉你。” 告别了包叔叔之后,我和兰叔叔出发了。虽然轻装上阵,但我的包仍然不轻,里面装着高山安全带、冰爪、安全帽、头灯、水杯、主锁、快挂、登山绳...... 兰叔叔也背着一个大大的包,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就这样我们朝着哈巴雪山进军了。今天的路很耗体力,从海拔2900米的哈巴村步行十来公里,晚上抵达海拔4100米的大本营。哈巴的难度远在四姑娘山大二三峰之上。记得在爬四姑娘山大峰的时候,从四姑娘山镇步行到大峰大本营,16公里的路海拔垂直上升1100米。而哈巴雪山呢?不到十公里的路海拔垂直上升1200米,这个难度相当于两个大峰的难度。 我们出了哈巴村所走的路正是我昨晚走的去原始森林的那条路,在原始森林口的位置有一条天梯似的山路向上伸去。刚走几步,我就感觉到了哈巴雪山的难度。 虽然是冬天,但是大太阳依旧挂在我的头顶上,再加上海拔上升太快,我又负重太大,每走几步就得停下来多吸几口气。登山就是这样,开始的频率很重要,到后来慢慢适应了这种节奏就好了,所以开始的那几步很是重要。 我们顺着马道往上走,沿途没有见到一个人,真像包叔叔说的那样,这几天来哈巴的人真是太少了,练一匹马的影子都看不见。眼前只能看见一座大屏幕似的山体从天垂下,山中长满了很多不知名的树,听兰叔叔讲,这些树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我边走边回头向下望,脚下已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了。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逐渐的适应了这种徒步的强度,越往山上植被越少。我们站在一个垭口上眺望远方,整个哈巴村尽收眼底。左手边是层层叠叠的梯田,远处一条羊肠小道通向山外,估计那就是我来时走的路,正对面也是一座雪山,没有哈巴那么高,听兰叔叔讲海拔也有四千多。 就在我们远眺的时候,从天边突然来了一大块云,那云很厚很远,像一张大毯子席卷而来,随后就是不知哪里来的大风,吹得我站立不稳。就当我们起步要走的瞬间,天空中居然飘下雪来。 我急切的问:“兰叔叔,这天会影响登山吗?”兰叔叔望着天说:“不一定,这要看这雪能下多久,真是奇怪,昨晚没有下雪,怎么这时候下?真是少有!”我心里想着:“难道真像临行前包叔叔说的那样?我跟哈巴的缘分要老天来决定?” 伴随着雪的飘落,山里的路越来越不好走了,山脊还好些,山谷里雪就深了,就这样,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大半天,终于到了中途的休息站小木屋。 走进木屋,里面坐着两个人,看样子一个是另一个队伍的向导,还有一个登哈巴雪山的客人。通过询问得知,那个游客比我小两岁,来自大理,也是一个人来哈巴爬雪山。 木屋中间生者炭火,这是冰天雪地里唯一的热源。兰叔叔替我找了一个干净点的地方示意我坐下,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了准备好的酥油准备做酥油茶。炭火上的水壶黑黢黢的,看不出它原来的颜色,壶里不停的冒着热气。兰叔叔拿出一节竹筒,然后把凝固的酥油放在里面,接着不停的往里倒水,再用一个小棒子用力的搅着,不一会酥油做好了,然后倒在了我的纸杯中。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酥油茶的制作过程,兰叔叔让我往下喝,起初我并不想喝,害怕拉肚子,后来想了想,不能辜负兰叔叔的一片好意,于是纸杯被不情愿的送到了嘴边,开始一点点的用嘴唇抿。当滚热的酥油茶进到我的嘴里的时候,我发现并没有想的那样难喝,有点上学的时候,校门口珍珠奶茶的味道。兰叔叔看着我喝酥油茶的样子在发笑,于是我从包里拿出了早上包叔叔给我准备的大饼和野蜂蜜。 兰叔叔从我手中接过了大饼开始在火上烤,他说这饼烤烤更好吃。果不其然,烤热的大饼涂着野蜂蜜配着酥油茶真是一顿美味。对面来自大理的小弟弟坐在那里烤着火,看装备也是个职业的登山者。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偶尔被大风吹进木屋子里来。休息了四十分钟之后,我们开始上路了。木屋以上的路更加的陡峭,下雪其实也有下雪的好处,因为雪盖在了山路上,减小了摔倒滑坠的概率,即使真的摔一下也不疼,不过下雪也有最大的隐患,那就是看不到脚下哪有浮冰哪有冰裂缝,真要是不小心踩进去后果不堪设想。 我跟在兰叔叔的后面走,兰叔叔说他先赶着去营地收拾,叫我走在后面,上山就这一条路,下雪天地上留下的脚印特别的明显,所以肯定不会迷路。就这样,我在最后边走边玩的朝大本营进军。 这还是我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走在一座茫茫的大雪山之中,有雪的陪伴倒也并不觉得寂寞,一个人确实充满了不可预见的危险,但这样才更能锻炼一个人的意志。要想成为王者,首先要成为勇者。 下午四点左右,我隐约的看见前面不远的地方有几座铁皮房子,我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哈巴雪山大本营了吧! 从哈巴村走到哈巴雪山大本营并没有从四姑娘山镇走到四姑娘山大峰大本营那么累,或许今天边走边玩雪心情特别好。 在大本营的空地上用碎石堆砌成了两人多高的巨型玛尼堆,上面红色的字刻着:“哈巴雪山大本营二站,海拔4100米。”行到此处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今天的任务结束了,到了我们安营扎寨的地方。 哈巴雪山的大本营建的比四姑娘山大峰的大本营不知好上多少倍,如果说大峰大本营是一个四五十块钱的小旅馆的话,那么哈巴雪山的大本营起码够得上四星级宾馆,我住过最好的大本营应该是珠峰的大本营了。 包叔叔家的营地是好几座铁皮的房子,我推开门之后看见兰叔叔正在收拾里面,他说每次来都要重新收拾,因为山上的雪大,一两天就会灌进一屋子雪。 屋子中间是一座火炉,里面呼呼的亮着火光,这真是雪中送炭啊!在冰天雪地里走了一天,是它带给了我无限的温暖。火炉上摆着两个水壶一个高压锅。兰叔叔说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从山下找人背上来的,这么大的炉子最少要四个人抬,光是工钱就要几千块钱。 包叔叔家的铁皮房子比大峰的石头房子保暖效果好得多,起码风不会顺着墙缝溜进来。我坐在炉子旁边烤着火,兰叔叔问我:“累吗?头晕吗?有高反吗?”我搓着手回答说:“不累,头也不晕,一点高反都没有。”兰叔叔放松的说:“那就好,你体质真不错,平原的人到这不高反不头晕的真少见,我都有点反应。” 这的海拔有4100米,对于我来讲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可能是当年住过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所以练就了一身抗高反的本领。 我开始环视屋子里的摆设,在门口的柜子上摆了好几排的水壶,左手边放着做饭的炊具,火炉的另一侧是一张木板床,虽然火炉会耗掉很多的氧气,但是目前我们身体一切正常。 兰叔叔拿起了他的鼓鼓的背包,这一路我都很好奇他的包包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变得那么鼓,直到他打开之后我才发现,他从里面拿出了好多蔬菜和肉。我好奇的问:“你背了这么多的菜?”“嗯,来之前你包叔叔让我背的,说是做给你吃,务必让你吃得好住得好。” 这句话从兰叔叔嘴里说出的瞬间,一行泪情不自禁的落在我的手上,我和他们相识还不到两天,他们居然如此的待我,那是一种超越亲情而不可名状的情谊。我觉得不管明天能否登顶,哈巴我一定会再来,因为我欠哈巴的太多了,何止是一段情而已! 我把安全帽和登山包放在了床头,兰叔叔给我倒了一杯热水让我先暖一暖,雪山之上最怕的就是体内失温,然后他开始做饭。 他把油桶拎了出来对我笑着说:“快看看,整个油桶都被冻实成了,一滴油都倒不出来了。” 我说:“那咋办?要么往盆里到点热水,然后把油桶坐在盆里缓一缓。” 兰叔叔笑着说:“还别说,我平时也这么干,看来你经验还挺多。” 记得我小学的时候学过一篇文章,叫做“大自然的主人”,通过学习,我就懂得了,要用智慧去做大自然的主人,而不是做大自然的客人。所以在雪山上,我们也要用智慧去战胜自然,前提是不能破坏大自然的环境。 约么十几分钟之后,冻僵的油桶里的油开始慢慢的融化,兰叔叔示意我往后坐,不要被油崩到身上,然后他把融化的油倒进了火炉上的大勺里,油预热开始在锅里快乐的嬉戏着,跳来跳去美滋滋的。 油热了之后,兰叔叔把切好的牦牛肉一片片的放进了热锅里,没过多久,一盒最暖心的牛肉干放在了我的面前,用一次性的纸碗盛着,那一刻,我的心都被这雪山中的真情焐得像锅里的油一样热。 我小心翼翼的吃着,因为这太珍贵了,背了一天行走在四千米的山间就为搏我这一时之乐,这早已胜过一切的金钱与利益,让我从新的审视了云南的所有。 我边吃便说:“兰叔叔你也吃啊!还有这么多呢!” “你吃吧!我天天吃呢!”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天天吃,还是此时刻意的在骗我,这种感觉就像一位父亲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等我的牛肉干吃完之后,一大锅热气腾腾的晚餐做好了。里面有牦牛肉、鸡蛋、菜叶,这比起当年的四姑娘山的大本营真是天堂般的待遇。兰叔叔告诉我多吃点,天气冷,吃饱了明天才有体力爬雪山。 我们两个人在4100米雪山之中边吃边聊着,谈天说地,就好像一对认识了好多年又重新见面的忘年之交。通过聊天我得知,兰叔叔不识字,这点让我一个从事教育工作的人感到很是惋惜,他的孩子在香格里拉县上学,他靠带客人山上做向导挣钱。听着听着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又是一个挣辛苦钱的可怜人啊! 吃晚饭后,兰叔叔借着头灯的光亮去里面的房间去找明天冲顶用的装备。看着他低头认真翻找的背影,我的心不知道怎么的,一种可亲可敬的背影不停的浮现在我的眼前。 不一会,他递给我一支黄色手柄的冰镐,并且问着我会用吗?我使劲的点点头说会用。又找出了一个长齿的冰爪,这个冰爪比爬四姑娘山大二峰的要专业的多,起码算得上是七八千米的登山装备,四姑娘山大二峰的装备跟哈巴比起来真是太小儿科了。拿出了这些重量级的装备之后,兰叔叔叫我高山滑坠制动姿势,还有山上以及雪线以上的地形。 虽然我什么都会,来之前研究了半年的哈巴雪山,但是他依旧一丝不苟的聚精会神的给我讲着,我知道,在他心里,这些话都是生死攸关的话,漏说了一句都可能引起登山事故的。 一切就绪之后已是晚上的九点了,我们要休息了,明天凌晨三点我们就要起床冲顶。我把睡袋铺在了床上,只脱了外衣外裤,戴上了耳塞,一点高反都没有。 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六个小时的休息,但我觉得这一觉睡的很是舒服,凌晨三点,伴随着闹表的声音我们起床了。我们拿出了临走时包叔叔装的照明灯,借着灯光我依旧清晰的看着窗外,外面的雪依旧下着,而且比昨天还要大。此时以我多年的高山经验判定,登顶是不可能的了,不过我没有一丝的怨气,因为我欠哈巴的太多了,这次登顶失败的话,我才会有下次再来的机会。 兰叔叔往炉子里添了些木头,把昨晚我们没吃完的饭菜热了一下,我执意没有让兰叔叔做新的,因为浪费粮食有罪,尤其是在这资源极其短缺的雪山之上。 吃完饭后,我把水杯灌满了热水,因为当你走出大本营之后,这瓶热水将是你一天的精神动力。然后我把高山安全带穿好,把冰爪放进了冲锋包里,冰爪要在浮冰区才用的上,雪地里是不需要的,兰叔叔把两支冰镐绑在了他的背包后面,接着我们穿上了雪套,戴上了安全帽和头灯,拿起登山杖出了门。 就在兰叔叔推开大本营房门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山风夹杂着粉末状的大雪冲进了屋里,这一下把我冲的差点退了回去。我们锁好了房门之后上路了。 眼前的雪远比我们想的要深要厚,一脚踩下去瞬间没过膝盖,这种情况行军是极其危险的,除非对前面地形相当的熟悉,否则一脚踩进冰裂缝中就是坠入无底深渊。我紧紧地跟在兰叔叔的后面,按着他的脚印往前走。大风夹杂着无数的风雪从四周向我袭来,雪落在我的眼镜上很快就结冰。4100米的位置已经是很危险的地带了,纵使阳光明媚无风无雨的时候呼吸都是困难的,再加上剧烈的运动,可想耗氧量要多大?而此时呢?再加上狂风暴雪来袭,我几乎是无法呼吸,喘一口气便有无数的雪颗粒吸入到肺里。 此时的兰叔叔还能边走边吸烟,真是江湖高手,雪山上的健将啊。我们一直走,没怎么休息,为的是我能尽快适应这种强度。此时的外温该有零下三十度。对于常年生活在东北的孩子,外温是很敏感的,我穿着速干衣、抓绒衣、冲锋衣和滑雪服都觉得阴风怒号的冷,外温肯定很低,平时冬天在沈阳,零下二十多度我都不会穿这些。 我们真是艰难的向前走着,风刮着雪在山坡上留下一层层的白烟,此时,昨天大理的那个小弟弟和他的向导也追了上来。就这样,兰叔叔和他的一个向导打头阵走在我前面,我和大理的小弟弟走在后面。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冰坡,坡度很陡,差不多要有五十度上下,脚下偶尔有浮冰的出现,在浮冰区,向导要和客人打绳连在一起。也就是绳子一端系在向导的腰间安全带上,绳子一端系在我的安全带上,就是怕有人滑坠或者掉进冰裂缝中,另一个人可以把对方拉出来。 眼前的路让我们心里非常的矛盾,棱线山脊上浮雪少,雪没那么深,但是瞬间风特别的大,八九级都不在话下。如果走山谷前行,积雪非常深厚,有的位置已经没到了前胸。 我们坚挺着按照原计划的路前进,在一个冰坡上匍匐前进着,就在这时,危险发生了。 我前面小弟弟的向导一脚踩到了雪下的浮冰,于是脚下一滑开始下落,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把登山杖使劲的戳在了雪里,然后右腿往后一蹬,左腿往前,一个弓步,不一会,向导的后背稳稳的被我的双臂顶住了。当时吓得我一身冷汗,此时如果我侧身躲闪,他很可能滑坠跌进旁边的深渊之中。 我使出了最大的力气拖住了他,他站立之后,我接着头灯光仔细打量着他,我觉得他年龄应该比我小,脸庞带着高原上特有的高原红的气息。他把左手从雪里抽了出来,我看到了他的掌心被豁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流着血。 我们习惯把一起登山的队友称之为战友,因为在雪山上,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能拉你一把,那将是莫大的帮助,那种舍己为人的帮助不亚于一起打仗的战友,所以,我把每一次一起登山的战友都看成是生死之交。 看着眼前向导的手,我心里隐隐作痛。他跟我不一样,我爬山是为了消遣,他爬山是为了糊口,而且是用生命作为代价。 借着头灯向上望去,只见冒烟的雪看不见梦想中的山,此时身旁的雪已经没到了腰部。我问兰叔叔:“现在海拔多少了?我们大致在什么位置?”兰叔叔仔细的辨认着眼前的方向说:“我们现在大约位于海拔4300米的大石板。” 此时的我心里是百般的矛盾,终于理智战胜了我的欲望,我对兰叔叔说:“咱们下撤吧!”“下撤?不登顶了?”兰叔叔不解的问。我咬着牙说:“下撤,不登顶了,向导的手都摔破了,而且雪太厚了,现在都要没腰了,往上走得更深。”兰叔叔打量着周围的情况说:“你说的确实对,现在海拔4300雪就这么深,如果到了4900米的雪线,雪都得没到前胸,太危险了,我们都有可能有去无回。” 我点点头说:“嗯,我们都是爱山的人,也都有着高山的经验,如果我们继续冒进登顶,危险不堪设想。”“你想好了?”兰叔叔最后的问我。“我想好了,咱两下撤吧!就像包叔叔说的那样,能不能登顶要看缘分,此时我终于知道,我跟哈巴雪山无缘,但是我跟哈巴村有缘,明年的这时,我一定重返哈巴村,我一定要再次进军哈巴雪山。” 我和兰叔叔商量好之后开始下撤,大理的弟弟却不肯,他想执意的冲顶,我开始劝着他:“如果论难过,我比你更难过,我从沈阳到昆明再到丽江和哈巴村,四千公里的距离换来了失败,比起你一二百公里的大理,我是最大的败者,但你要尊重雪山,尊重缘分,如果你一意孤行登顶,后果不敢想象。” 在我们大家的合力劝说之下,他终于肯跟我们下撤。下撤的路异常的艰难,因为此时山谷里的雪越积越深,再加上瞬间的大风和重力的作用,一失足必成千古恨!我望着兰叔叔背着冰镐的背影,仿佛是一个父亲在带着孩子冲出重围,风裹着雪拍打着我的脸,虽然败了,败在了4300的位置,但是虽败犹荣,我不后悔我曾来过,更荣幸结识了这几个忘年之交。 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我们踉踉跄跄的返回了海拔4100米的大本营。大理弟弟的那一队也安全的回到了大本营,可是回来之后发现昨天一起上来的马不见了,他们的向导怀疑马禁不住高寒自己跑六七个小时回哈巴村了,于是他们去找马去了。 我和兰叔叔在大本营的屋子里商量着,等天亮之后再走,那样会安全些,于是我们在屋子里收拾所有的东西等待天亮下撤到哈巴村。 围着火炉我慢慢的睡着了,虽然外面的风超大,天很冷,但我感受到的确是高山上的温暖。 上午九点多,天已经大亮了,但是雪依旧下着。兰叔叔给我指了指哈巴雪山,我抬头仰视着,这次是恶劣的天气让我败在了它的脚下,明年我一定蓄势待发再来拼搏。 我们顺着昨天来时的路往下走,今天的路比昨天的路难走得多,漫天的大雪压在了万壑的树上,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王国。这大雪真是太大了,我在东北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雪。虽然登顶失败了,但是眼前的大雪真是让我开了眼界。我们也不需要再赶时间了,尽情的一路走一路玩雪吧! 此时兰叔叔提醒我:“别高兴太早,走在山间的雪中危险的很,因为雪覆盖了你眼前的路,每走一步都要用登山杖试一下,防止冰裂缝。” 果不其然,真如兰叔叔所说,我把整根一米五长的登山杖插到眼前的雪里居然都到不了底儿,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真是一个及危险的信号,眼前只要走错一步,可能把整个人都没在雪里。我只好像盲人一样,拿着登山杖走一步点一步。渴了就用手捧起身边的雪嚼上一口,饿了就塞嘴里一块巧克力。 山间千百年的松柏被雪点缀的像一个个的卫兵,昂首挺胸傲然屹立。此时我觉得整座山都是我的,因为山间只有我们两三个人。 立于天地间,望哈巴内外,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不知不觉已经走了五个多小时了,我们走到了来时海拔递增最快的那个大雪坡。平时要想通过这里都是比较困难的,更何况是今天。我们走着之字形的路线往来迂回着,纵使这样,我也摔坏了七八个跟头。不过还好,下雪也有下雪的好处,那就是即使摔一下也不疼,只是心惊胆战几下罢了。 下午三点,我们成功的下撤到了大雪坡的下面,回头仰望,真是让人望而生畏,它就像一座屏障把哈巴雪山硕大的山体隐藏在了它的身后。两旁的雪覆盖了波浪起伏的山路,像一座座小山丘浮在眼前。此时雪终于停了,阳光照亮了整个云上的哈巴。顺着冰面往下望去,已经隐隐的可以看到哈巴村了,正对面依旧是那座雪山,在蓝天白云之下显得格外的圣洁。 兰叔叔又哼起了山歌,鼓励着我继续前行。快到山脚下,下过雪的山路充满了泥巴,深一脚浅一脚的,甚是招人烦。 下午四点多,我和兰叔叔终于成功下撤回到了温暖的包叔叔家。善良的包婶婶见我们回来了,马上去厨房给我们准备食物,因为我们从凌晨三点吃的早饭到现在下午四点,期间就没再吃过什么东西。 包叔叔询问着山上的情况,得知我们没有登顶多少有些惋惜,我笑着说:“没登上去挺好,说明我们有缘,明年我还回来看您。” 说话间,包婶婶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她给我和兰叔叔煮了两碗热腾腾的面条,炒了两个菜。边吃我的眼泪边往下流,这不是失败的眼泪,而是感动的眼泪。不经意间我抬头一望,包叔叔已经把我昨天题的那首王维的《山居秋暝》裱了起来挂在了客厅之上,这真是让我害羞了起来。 吃完饭,我回到二楼的屋子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整个鞋子都要刷洗干净,雪套也要洗干净,还有登山杖、背包、衣服都要重新整理好。晚上又跟包叔叔聊了聊这两天的情况。 第二天早上,包婶婶给我做了一碗香喷喷的蛋炒饭,这是我此次哈巴村最后的一顿饭了,饭虽香,但吃的我非常的哽咽,因为离别在即。包叔叔想留我在哈巴村过春节,因为前方的行程早已确定,所以我没有答应。 早饭后送我出村子的师傅已经来接了,包叔叔一直送我到村口,他向我挥着手,就好像自己的孩子要远行一样。起初,我本以为这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旅行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竟是这样的难舍。萍水相逢,你们却给我那么多,我真是欠了哈巴一段情。 回丽江的车子在来时的路上慢慢的开着,熟悉又陌生的风景远远的被甩在了车子的后面,泪水再一次的从双眼中溜了出来。回望身后,早已不见包叔叔的身影,早已不见我最爱的哈巴村。 走时我和包叔叔、兰叔叔许下诺言,明年的冬天我会再来,愿你们身体健康,明年我再来找兰叔叔,帮我实现哈巴雪山的登顶梦!显示全文

寻佳户外运动ID 2017-07-11
(简单)

路线:丽江1800-哈巴村2700-黑海营地4170-C1营地4500-TOP5396-哈巴村2700-大理 强度分布:第一天徒步距离比较长,温差比较大,因此要保留好体力,应对后边几天的强度。第二天距离6km左右,海拔爬升400M,会好受一些,也为后一天争取了很多的时间和恢复时间。冲顶需要6个小时左右,强度比较大,下山的路程较长,从发本营徒步会哈巴村大概3个小时,因此建议骑马下山显示全文

a林子a 2017-05-08
(非常困难)

1.哈巴村 村子里有商店 也支持微信支付, 村子不大 风景还可以,村子聚集了云南卡卡西户外 云南顶峰户外 好四兄弟协作队等. 2.前往大本营 尽量骑马上 保持好的体力 状态很重要;也别忘记穿厚点 戴抓绒帽子 3.到大本营 立马穿厚衣服,到感觉冷了,可能就迟了, 4.大本营 协作讲 冰镐的使用方法 及 行走方式、冰爪的佩戴方法,用心听,用心领悟,不耻下问,问的他们觉得你烦,最好了 5. 冲顶:大本营—大石板—碎石坡—绝望坡—月亮湾—顶 冲顶前的早餐 很重要,我强迫自己喝了1碗半,因为冲顶时 你饿了 是不想吃任何东西的,我是靠4支液体装葡萄糖到顶的 ,我是碎石坡 喝一支 绝望坡 喝了2支 月亮湾下喝一支,渴了 喝热水, 6.花钱找的协作,是协作带你冲顶,不是你按协作的节奏冲顶, 切记按照自己的节奏走 大部分人 大石板 碎石坡估计都可以走完 拦路虎是绝望坡 坡度很大 老感觉 走不完;到绝望坡下,看见绳子 你就知道到绝望坡了,可以拉住绳子上,省力,也可拿冰镐三点走路法,个人选择,我要说的是 到绝望坡了 脑子里 别想那么多 我是走8-10步 喘口气,重复 不断的这样重复,心里默念 坚持 坚持 总有到头的时候,这是毅力的拼搏,有的人是15-20步 喘气,我不行,总之按照自己节奏来,喘口气 不超过30秒最好,是喘口气 不是休息,休息时间也不宜过长. 7.走完绝望坡,就会看到月亮湾,月亮湾到顶 路虽不长,别松劲,月亮湾下 喘口气或歇歇,坚持到顶,很简单. 8.遇到风很大的时候,听从协作,如果全程 协作离你远,不在身边,尽量和同行山友别离得太远. 9.下山时 拉着绳子下山,尽量选择靠山体的绳子,因为有2跟绳子,有根绳子在某段 离山梁有点近,风险因素降到最低. 10.冲顶时 热了,记得拉链拉开点,别太多,透气就好,感觉风大了,冷了,拉紧。 免得闷得的 保暖内衣湿了,容易失温,此次就有队友,忘记拉开点拉链,回到大本营 轻微发烧. 总之,感觉哈巴雪山攀登难度高于四姑娘山二峰(元旦去的),个人拙见. 保持好的心态 状态 体力,很重要,这样好的天气 都能登顶显示全文

牛牛逼的肖邦 2017-04-26
(困难)

D1:上海——丽江 D2:丽江——哈巴村 D3:哈巴村上大本营 D4:大本营登顶回到哈巴村 D5:哈巴村回到丽江 D6:回上海 哈巴雪山攀登有几大难点就是第四天从大本营登顶再回到哈巴村,当天需要凌晨3点起床,那会起床都吃不下太多东西,还有就是绝望坡那个真绝望,一个坡接一个坡,再有就是月亮弯,个人觉得坡度比绝望坡还要大,但到绝望坡登顶就快了。 听向导说哈巴雪山最美的时候是56月份那会满山的杜鹃,还有个黑海很美的说,下次一定再去会会显示全文

点评对象
6.0 110人点评
关于作者
幸运快3|玩法介绍 仲彩网APP_仲彩网下载手机版 全天PK10人工在线计划免费版